挖矿神人

清酒酣胸胆 大刀砍春风

【肖根】

肖是仿生人

底特律变人背景+the machine背景

希望不坑


作为一个差点被废掉的模拟人,肖女士看起来混得相当不错。她把脑袋旁边的蓝圈扯掉,利利落落的当了个私人保镖,个子矮和长得好都成了加分项,保镖要得就是隐蔽性机动性和武力值,这对靛蓝6号来说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金主算是捡了个漏,但肖也很开心有个机会大手大脚的花钱和大口大口吃肉,她本应该感谢马库斯提供的契机,事实上却总是想对那个平头男人吐唾沫,他们之前过得挺好的,打打架杀杀人什么的,仿生人一革命,政府便把他们这种处境尴尬的模拟人消灭的干净,她没了科尔,挺生气也挺心痛,就惋惜着自己被两个陌生男人救了去,没被废掉扔进垃圾场。搞笑的是,那个高...

当楚路cos瓶邪

楚路友情向 ,原著向,楚路两人在cos展里被广大粉丝做一些很不好意思的搂搂抱抱,夏弥复活设定,路明非依旧单向诺诺,就是和师兄有点小暧昧的故事,努力贴近原著的感觉,避雷注意


这一天的傍晚,路明非依旧在无聊的抠着脚丫 。无论是在婶婶家的天台 , 还是在上海郊区的豪华别墅,败狗还是败狗,坏习惯根深蒂固。他突然有点想念废柴师兄,好歹室友一场,芬格尔总能从什么地方摸出一瓶廉价的红酒来,然后就可以豪气万丈的一口干光,高歌一曲,“老子就是屌丝一条,老子怕谁阿!”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芬格尔大概在他老家泡局酒屋老板娘吧?隔几个时区来给他路明非送安慰?他路明非何德...

算是士言和金言cp的sex小设定?愉悦的放飞自我

卫宫士郎:一个正直好少年,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那种,哪怕最讨厌的人也会与之打招呼。至今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与言峰发生了无数次肉i体关系,更对自己为什么会对言峰起反应一团乱麻。非常直接地表达出了对身高不足的不满,得知archer后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没有言峰高,但好歹比那个金闪闪的家伙高啊)虽然有时会对言峰的淫i荡程度感到苦手,但其实非常喜欢看到言峰逐渐放飞自我的样子。背地里有点蔫坏,但本人没察觉到。经常以一种非常下流的方式舔j舐言峰的大腿内侧,目前正日渐对言峰着迷。由于被小安附体的后遗症,踩到尾巴的时候会黑化,还会说一些很中二羞耻的话。虽然对麻婆豆...

【金言】车

  1. 注意是金言!金言!金言!

  2. 是车!嗯……

  3. 真的不知道长微博工具怎么了,没搞起来,只好用截图

  4. 以后也会继续搞麻婆,所以雷这个的小天使请取关啦

  5. 然后谢谢你们看我开儿童车(๑´∀`๑)


言金金言弓凛士言枪弓梅林罗曼脆皮组冬巡组医患组钻石组保佑我高考211985


我已经紧张到窒息()晕倒大哭

【弓凛】醉酒之后(2)

大概是遭到了意外的反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女孩目光迷茫地望着比她高了不止一个头的男人。

emiya用指肚抹了抹嘴角,正准备说些什么,才发现女孩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像头凶猛的小兽。她的脸涨得红红的,花了的口红像突兀的伤口。

“你还有脸来这里?”

archer:“你认——”

“你还想把我伤成什么样啊?”

archer皱眉:“我说了——”

“当初追我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全忘了吧?——不对,你肯定就从来没有爱过我。”

archer:“我——”

“好了,现在姐姐妹妹都追到手了,开心吗混账卫宫!你还算是个男人吗?禽兽不如的东西!我现在就想把你——唔!”

archer...

【弓凛】醉酒之后(1)

暂时没肉,不是枪弓是弓凛!娱乐圈pa基本上没啥规则的随意娱乐圈,目测是长甜文

“来杯柠檬水。”
听到声音的服务生有些纳闷地抬起了头,毕竟这里多少也是个以迪斯科著称的酒吧,连未满18周岁的小屁孩都不会要柠檬水。但面前的这个戴白色鸭舌帽的成年男人面色沉静,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服务生只好老老实实地把柠檬水递给了他。
红a则假装无视了服务生奇怪的脸色,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他,但是该死的库丘林却以“诶呀诶呀,难得放假来带你到个好地方休闲一下。”这样令人恼怒的借口把他拉到这间酒吧来,然后就像鱼入大海般消失不见,留他一个人忍受着无休无止的噪音和男男女女的疯狂。他把棒球帽啦低了一点,挑了...

诶突然发现自己和子博的粉都达到了一个微妙的临界值……记录记录一下!

【闪恩】梦

“为你而生,这是我被神明创造出来的唯一目的。为你而死,却是我个人的愿望,与他人无关。”

“你还缺了一样东西,吉尔。尽管身为神之子,你仍有三分之一人的血液,而人类的一切根源于爱。尽管人类自身渺小庸俗,但爱是人类心中结出的蜜果,你不该忘记它。”

“有的时候,戴上锁链才能让你活下去,我的王。没有弱点,没有羁绊,俯视人世间万物的神明是可悲的。而我不想你那样。我想你活着,吉尔。”

“真美啊,吉尔,我喜欢这里。人类的智慧就萦绕在殿堂的高台上,比神之殿的鸽子还要不可思议。”

“你还要继续前行的,吉尔。明天的日出会依旧瑰丽,正如我们曾看到过的千千万万次日出一样,永远有你为之叹服的价值。”

“啊,你哭...

一直想写的间桐凛......性格上偏s系女王,傲娇属性几乎没有,红A大致处于弱势......所以慎入呀慎入。先放两个小预告,后面在对凛的性格做改动ε-(´∀`; )

“行啊,你可以,公主是从来不需要骑士的,我要仆人,要侍从,但骑士是什么东西?亲吻我的手,虚假笑着说“my princess”吗?未免太幼稚了,Archer,下次再敢讲这样的话,我就敢把你的头拧掉、把你红色的血全涂在蓝色枪兵的鞋子上。”

“所以最后我还是把他的红色圣骸布扯掉,让他用那个羸弱舌头吻我、再把他的下颌掐出紫痕、听他愤恨吼声像哪种动物呜呜叫。”

© 挖矿神人 | Powered by LOFTER